仓鼠翔的包子润🌸

翔担润担翔润担

智商下线

被我本单位甜的根本写不出来文!!!!算是复健的小甜饼段子吧orz被新的一期月刊岚萌到整个人都癫狂了!!!

果然好久不写我单位文笔已经负数了QAQ所以就写了傲娇的润+智商下线的撒娇翔2333

ooc有,小学生文笔,慎入。

——————————————————————————————————

 “润,你现在忙吗。”

  听到声音的松本一扭头便看到了趴在桌子上,眨巴着大眼睛看自己的樱井翔。褪去精英的设定,整个人都软软的,未被set的头发也乖巧的垂在脑袋上。

  一瞬间,松本润被击沉了。

  “不忙。怎么了。”立马转回了脑袋,久违的变的脸红了起来。

  “不忙的话,就坐过来啊。”

  “可是还有灯光要调适,我想看看舞台的整体效果。”

  “但是润刚刚说不忙的?”松本润感觉到身后有一阵风,下一步自己的肩膀就被樱井摁住动弹不得。

  “你干什么···”虽说想发脾气,但是想到这段时间累的不行的人脾气也就随着肩膀上手劲的加大被压了回去。大手调整了力度轻柔的按压,松本润感觉自己的肩膀痛得到了舒缓。

  “我想吃你做的荞麦面了。”突然蹲了下来,耳边传来了樱井翔的低音炮。

  “诶,很麻烦的啊,要去买材料,还要和面···而且···”

  还未等他话说完樱井翔立马接腔,“不用手作,超市买的荞麦面就好,突然有点想吃。”

  松本润还想反驳些什么,却被对方的强硬态度吓到,他白了樱井翔一眼,撇开他的手走进了厨房。跟在后面的吃货仓鼠很自然的拿起围裙,还在一旁拿了个小板凳。

  “你在这里很碍事的。”转身看向端坐的樱井翔。

  “不会的,我就是看看。”

  “看看也很碍事,我会撞到你。”

  “我是个活人,我会拿着小板凳躲开。”

  “汤汁可能会溅出来,会烫着你。”

  “我有超能力,可以控制汤汁方向。”

  “???”

  从冰箱里拿出食材的人表示不想理智商下线的樱井翔,他故意将动作做大,锅碗瓢盘不时发出平时不会发出的碰撞声,搅拌汤料的时候松本润还会孩子气的举高汤勺。他脸上写满了“看你怕不怕”的呆萌表情。

  “噗。”

  “你笑什么。”

  “笑你太可爱,想娶。”

  折寿了,樱井翔打直球了,松本润还差点没接住。

  显然三十代的男人被突然的甜话吓到,端在手里的碗也没拿稳滑了一下。只见眼尖手快的樱井翔一个漂亮的起身跨步动作越过松本润端住了碗。

  松本润捂着脸尽全力的去无视老流氓不安分的搂着腰隔着衣料上下摩擦的手,“为什么突然抱上来啊!”小奶音都蹦出来了。

  “是润没有拿好碗啊?”正了正姿势,松本润彻底被樱井翔整个圈在了怀里,碗早就被两人不知道遗忘到了什么地方。

  “再说了,我只想吃润给我做的好吃的,就变的很心急。”

  “我什么时候没给你做过!”

  “不管是以前,现在还是将来,我都要你给我做!我只吃松润你做的美味食物!”

  “樱井翔你再撒娇就一周不要来我家!”


新年快乐❤️
谢谢太太们让我遇到世界最好的翔润,请多指教。

【翔润】日常润吹大作战。

ooc有,谨慎入内。
翔润小甜饼,下一章就疯狂甜甜甜了!!!!
谢谢支持!!🙏
注意:此章为吐槽模式,以樱井翔为第一人称。

——————————————————————

日韩大明星,第一次投稿没什么经验,题目就叫“爱上一个营养师他啥都不给我吃”好了。
特殊工作性质颜值不做评价,对方是个特别特别可爱甜到心窝里的那种男生。
哦对了说在前面,我也是个男生取向的话双吧。遇到他之前谈过两三个女朋友,都因为工作分开了。
那么大概讲述一下我们俩认识的过程吧,我们是在同伴的带领下去一家鱼塘钓鱼认识的。聊天过程中偶然发现他是我的小粉丝,平常挺关注我的那种,有一些活动也会到场。交换了手机号码,然后聘请他成为我的营养师我就开始了攻略。我在感情上本来是挺被动的,可他真的是那种很对我胃口的男生,性格也好做事认真克己不感情用事,不往爱情扯单就同伴来说都是非常值得信任的。
在这之后他就经常出入我家了,要给我搭配每日的饮食还要督促我运动,我这工作特殊作息时间很不规律说来真是辛苦他了。
…抱歉扯远了。
总而言之我表现的已经很明显了,情话也说过动作也有过,他总是像缺根筋样的,不搭理我也不拒绝我,模模糊糊的。最关键的来了,他这段时间给我做的饭和搭配的饮食我很不满意!特别的不满意!就在我努力示好后!他竟然学他表哥开始给我点外卖!点也就算了!还都是高热量的食物!工作很累回到家后我想吃点清淡的他也只是轻轻地摇摇头,该死的那张好看的傲娇脸!!!
于是,各位我该怎么解决这个问题。

樱井翔再三犹豫还是将自己的吐槽发了过去,本以为对方不会看到谁知道瞬间就被接受,并回复了“知道了”后发在了SNS上,樱井翔有些坎坷不安来回刷新着主页。恰巧马内甲叫去了工作,放下手机跑了出去,再次回来点开主页,他被1000+的评论吓到差点拿不住手机。

“天啊!!?这对儿好可爱??吃货攻x傲娇受??”
“这个男的说他职业特殊还提到了粉丝这样的关键词,扒皮小能手们在哪里,看看是哪位男星要出柜了。”
“题主我觉得吧,你得好好解决一下这个问题了,吃饭乃终身大事,不得为一小事误了身子。”
“去试试直接了当的告白怎么样?反正都告白了,不管是失败还是成功都心里有个底儿。”

满屏的嘲笑和猜疑还是多过了意见,樱井翔失落的垂下脑袋,突然手机亮了起来,上面显示的是让他近段时间很是烦恼的人。
“もしもし、櫻井さん?”对面传来了有一阵子没听过的声音,樱井翔不知道怎么了小眼泪有点想掉。
“是,是我。怎么了吗?”
“现在在忙吗?没有打扰到你吧。”松本润有点紧张的握着手机,站在户外让他冷的跺起了脚。
“没关系,你说吧。”他滩成了一片水,软绵绵的趴在沙发上,像个小孩子一样等着对方回答。
“唔,今晚去你家可以吗?到了定期检查的时候了,我也有点事儿想给你说。”
“诶?”樱井愣了一下,“好啊,那我在家等你。”
“嗯,那么,我先挂啦。”

“今天的菜味道如何?”松本润做在大桌子前,看着眼前狼吞虎咽的樱井翔。内心不断的问自己,自己喜欢的那个宇宙大名星真是这只小仓鼠吗!
“很好吃!比外卖好吃多了!”仓鼠的两颊不断的鼓起,可爱的要命,松本润眼底都要生出爱心了,“有什么事要给我说?”
像是想到了什么,营养师从兜里掏出了手机捣鼓着,然后把屏幕举到了樱井的眼前,“这个!是樱井桑对吧!绝对没错!”被惊到赶忙咽下嘴里的食物,樱井翔睁大双眼看到了在松润手机上出现的今早他的吐槽。
“这个润啊,你得听我解释一下…嘿嘿。”有点心虚,樱井翔搓着自己的小爪子,“这个嘛…嗯…怎么说…”
松本润端坐在桌子前显得有些严肃,他这个样子可不像是在开玩笑,客厅中的气氛好似有些尴尬。墙上挂着的时钟tik tok的响着,厨房里没有关紧的水龙头发出啪的水滴滴落的声音。
“谁说我不给你好好做吃的了!”小奶音冒了出来,“外卖怎样,你不是爱吃嘛!”
“下班回来了,你累了我也累嘛!况且做完饭还要帮你收拾!到家都很晚了…”声音越来越小,“再说了,翔君你,其实根本没有大碍吧,那份检查,医师都告诉我是你自己带来的了。错字,未免也太明显了。”
樱井翔觉得有点无地自容,自己耍的小把戏被这个人看得一清二楚,害羞的想找个洞钻进去。脑内乱七八糟的男人,没有注意到称呼的变化。
“还有…”松本向樱井靠近了一些。
“还有…?”樱井翔有点疑惑。
“唔…反正就是…感情啊…我…啊…”



“就是,”松本润深吸一口气,“那个你对我的喜欢,是怎么回事?”

【翔润】日常润吹大作战。

ooc有,无脑甜饼慎入。
说好了上周日考完试更回来就卡文了啊啊啊啊!!而且本来说好是小短篇发现还是给写成了连载…(?)第一篇得到了很多小红心是第一次,吓到我了…
唔,可以,求个评论吗小仙女们_(:_」∠)_

——————————————————————

接上

站在樱井宅前松本润的手心冒出了汗。

自那日船上相识后两人就交换了联系方式,虽说现在松本润被樱井翔聘为专属营养师,可是由于明星繁忙的工作导致松本润在分开后还未见过他一面。
昨晚正擦着头发查看美食评论的松本收到了来自樱井翔的短信。
这个颜控很没有自制力的在家里蹦哒起来,如果被在外面称呼他“オシャレ小男神”的妹子们见到他这副模样恐怕是要大跌眼镜。
顾不上半干的头发和顺着发丝滴落的水滴,兴冲冲的答应了对方第二天请他来家的邀请。松本润脸蛋红扑扑的,躺在被窝里翻滚来翻滚去。

然而。

“我…这…门铃…”在门口左右走动的松本润嘴巴里念叨着,他脑袋当了机一般连樱井宅子的可视电话都找不到。
要不要这么紧张?又不是没见过,樱井翔还能把他吃了不成?这样想着想着,松本润拨通了他的电话。

“樱井桑?”
“是润君啊,你已经到了吗?”坐在电脑旁的樱井翔接到了电话,他从椅子上起来,跑到窗户前张望着,“上来吧。”
“那个…”松本润踮起脚尖便看到了站在窗口挥着胳膊的人,“我…我没找到门铃。”
说完他就听到自己崇拜的明星在电话里笑出了声,顿时觉得有些难堪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讲话。
停顿一阵后,“樱井桑啊,你有这个时间笑我,不如考虑一下下来接我?”
拿着手机笑到前仰后合的樱井翔,用抹了抹并没有眼泪出来的眼角,“好好好,你在那里站着不要动。”
一阵小跑下来,连忙为他的营养师打开了大门。他瞧见松本润手里掂着俩大黑箱子,一个看着很沉的样子,为了展现自己的男子汉气概,二话没说扯着那个大箱子就冲房子走去。
樱井翔自然没看到跟在自己身后,掩着嘴巴想遮住被这幅情景逗到快咧到耳朵的笑容的松本润。

“よし!我们今天来做些什么呢?”把松本领到了家里后,男人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好像要掌勺的人是他一样。
“樱井桑好好休息着去吧…明明什么都不会。”
“你怎么知道我什么都不会!做饭我也很拿手!”樱井自然不想让他看不起,卷起袖子打算来操作一波。
“那你干嘛把人家杂志社的道具锅给烧了!”松本也不示弱,一一列举自己知道的这位大明星的糗事。
“不就是要烧饭吗!我打开火而已啊!”
“那番组上抢着削苹果,最后五个指头流血了四个你又怎么说?”
“不是…”
“还有啊!出道日上说要给粉丝带一些手作,结果,黑成碳的小饼干搞什么啦!”松本润两手啪的拍到桌子上,“综上所述,樱井桑还是把厨房交给我吧。”
“…你这人没毛病,就是嘴太毒…”被他说的哑口无言,樱井失落的夹着莫须有的尾巴逃离厨房。
“但是饼干味道还不错…虽然长得丑了点…”还有一步踏出厨房时,听到了傲娇的营养师基本上是从牙缝里蹦出来的话,“这可不是在夸你哦…”
“诶——?润来我的出道日庆典了吗,”他耍坏的再次露出一小截身子,“喜欢我就直说嘛。”
眼看着害羞到耳根都红了的人,樱井翔趁着松本润又傲娇的扯着小奶音吼他前溜回了房间。

松本润又不是傻子,樱井翔搞得那么明显,他情商再低也得看出些端倪了。自从认识后就一天好几条短信的发着,有的是问调理的事,有的一看就是赤裸裸的撩拨。
【我在看月亮,却突然想到了你。】“哪里有月亮啊??”
【自从你出现后,我的功课就变得好好喔。】“大半夜的你搞什么啊??我和你很熟吗!说到这!你毕业几年了啊!”

松本润被这样的樱井翔搞的措手不及。

不是他不想接受这番好意,自己喜欢樱井翔这事儿在他的社交圈里还有谁不知道。但是这份like也许并不是樱井对他的那样的like,而对于松本润,他只是不太想把单纯的偶像与粉丝之间的关系变得复杂,突破这个界限后无论怎样两方都会受到伤害。松本是个总是会顾全大局的人,在自己的感情上也不例外。
曾经庆幸还好樱井翔是个明星,没有那闲暇时间和机会来找他出去玩。这个直球boy让一直以来淡定的松本润有点惊慌失措。

想着想着就很不好的切到了自己的手,松本皱皱眉头打算拿张纸擦一下。
“你看你还说我!”刚转身就看到了樱井翔拿着个医疗箱跑了进来,“切着手了吧。你说我请个营养师,我还得照顾他。”
“樱井桑,你不会一直没回屋在这蹲着了吧。”松本润挑挑浓眉。
“没有没有,我恰巧要来拿水就看到了啊。”他躲开掐着腰的松本的眼光,一个手快把人拉了过来。拿干净的水清理了伤口,又用碘酒消毒最后用纱布好好的包扎,“好啦!”
“你给我包成这样我怎么做饭………”自己手指上明明只是一个小口,却被樱井翔包成了粽子。
“…我们叫外卖吧。”
“刚刚检测显示你血脂超标,体重短时间内浮动过大,还不注意维生素的摄入。
“叫外卖还是吃我煮的饭。”
“…”
“我可以炒点青菜补充维生素。
“我想吃披萨。”
樱井翔心满意足的拿出了外卖宣传册,找到一家据说贼好吃的披萨店订下了外卖。转头看看皱着眉头强撑着用一只手收拾厨房的松本润,明星翔很不厚道的今天内第二次大声笑出了声。
“干嘛和老妈子一样啊,不用收拾啦,晚些会有阿姨来帮忙。”他笑着去扯松本的胳膊,将他往客厅拉去,“来给我制定一下专用食谱?”
松本被拽着离开了一片狼籍的厨房,“真拿你没办法。”

樱井听着他的小奶音,感觉屋内的空气都充满了糖果的甜味,他偷偷的握住了松本的手,轻挠了一下他的掌心,像极了一只偷腥的猫咪,得意的扯开了嘴角。

【翔润】日常润吹大作战。

ooc有,因为想看特别直白的SJ(捂脸)
放一段自己的小脑洞,星期天考完N2更,全篇大致5000字小短文,喜剧无文笔小甜饼。(真人已经很甜了,我想满足自己一下下∠( ᐛ 」∠)_)
希望N2能过,为了求保佑明儿起床去微博抽个奖hh

——————————————————————

大明星S x 营养师J

宇宙大明星樱井翔觉得他做过的最正确的决定,就是跟着相叶雅纪来到了大野智的鱼塘。


在这一带有一位出了名的钓鱼大师,外界描述他有着黝黑的脸庞,眼睛却像承载了万千光芒,看到鱼时就像看到猎物的猛兽,瘦小的身子用力的扯着鱼竿,从甲板回到船舱后脸上写满了捉到战利品的喜悦。

但是对于这项运动樱井翔本是不感兴趣的。

“你需要多休息一下了翔酱。”好友相叶雅纪如此语重心长的拍着他的肩说到,“至于放松的地点就由我来定吧。”无奈听从他的建议,樱井翔把他久违的假期花在了“放轻松”上。
站在不大的渔船前和传说中的老板大野智打了招呼,这人像个小老头似的笑眯眯。
“第一次出海钓鱼?”大野智带着两人上了船,问着樱井翔。
“啊是的,承蒙关照了。”客套的寒暄,他欠了一下腰,把手里的包放在了地上。
“来瓶啤酒?”相叶很熟练的钻进了船舱,从小冰柜里拿出了冰镇啤酒。两人谢过后接了过来,打开后一饮而尽。果然夏天的啤酒最棒了,樱井翔极其享受的伸了伸胳膊。
“再稍等一下啊,他们马上就到了。”大野智看完手机对两人说到,“你和nino闹别扭了?为什么不直接联系你?”
“没有没有,他去找他表弟了。弟控,见了弟弟就忘了男朋友了。”相叶雅纪笑着摸了摸杂乱的头发。
“你真敢说,这话他要是听到了,你晚上可算是连外卖都吃不到了。”聊得火热,完全忘记还有一个只和相叶有交集的樱井翔坐在一旁放空。

樱井翔看着大海,开着小差,时不时的用“嗯、啊”回答着老板和朋友的话。
一直以来劳累的明星生活,突然这么一休假还真让他不习惯。这几星期身体也老是和自己对着干,也许是饮食和睡眠的不规律导致的吧,樱井翔这两次上台化妆师总是不得不给他描上眼线。
他揉揉因为看海太久而有些酸痛的脖子,抬头对上的是一双好看的眼睛。

樱井翔最不相信的,就是一见钟情。

“抱歉让你们久等了。”来人是个不认识的青年,不太符合日本长相的浓颜,长的逆天的下睫毛,饱满的嘴唇,和嘴唇下那颗性感的痣。樱井翔知道,现在的自己一定很糗的盯着别人,嘴巴好像也张的大大的。
“没有的事,nino快来呀!”相叶雅纪看到二宫和也嘴角就忍不住的上扬,他连忙接过二宫手里拿的食物,让他快些坐下。
“翔酱这是nino,你见过的。”听到相叶雅纪介绍别人,樱井翔赶忙收回自己赤裸裸的视线。看到好友旁的童颜他脑子里立马和与相叶一起喝酒时,戴个棒球帽跑来接他的人对上了号。
“你好。”两人对视互相问好,皮笑肉不笑,樱井翔觉得二宫和也充满了杀气。
“这是松本润,nino的表弟。”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脑子里想着,松本润,这真是个好名字。
“你好,我是樱井翔。”
“唔,嗯,你好。”
樱井翔觉得有点奇怪,因为松本润在躲他的眼睛。
【会不会是刚刚盯的太久了,人家误会了啊………】琢磨不透,于是不敢再一次那么放肆的将视线放在那人的身上。

这边的松本润要搁在刚才,绝对想不到答应表哥和他一起去找智君钓鱼会碰到明星。
虽然知道相叶雅纪的工作多少会和娱乐圈沾一点边,可没想到这么巧他竟然会和樱井翔认识。
喜欢上翔君是在什么时候?松本润自己也不太记得了。他不觉得那是喜欢,只是作为崇拜对象去朝着他努力而已,也不过就是听听他的歌曲罢了。
但是那张脸实在是太好看了啊,松本润是个无可救药的颜控。
“你看看他的眼睛,还有脑门,门牙。天啊他好可爱。”二宫和也抱着游戏机不止一次的翻着白眼撇着自己的沉迷樱井翔无法自拔的表弟。他表示他是个弟控,那么作为弟控他是要吃醋的,而且要吃很久很久,所以他没有告诉弟弟相叶雅纪认识樱井翔。
于是,松本润也觉得,去钓鱼是自己做过的最正确的选择。

“原来松润是营养师啊。”一来二去樱井翔便和松本润搭上了话,事实上他还知道了松本润是自己的小粉丝,以及对方的联系方式。他向来在感情上比较主动,毕竟错过了这一次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可以见面了。
“是的。当初高中毕业后没考上理想的大学就跑去了专科学校,挑来挑去觉得营养师还不错我挺喜欢。”打开了话匣子的松本润不知不觉给对方透露了很多信息,坐在不远处的二宫和也气的快把手里的鱼竿都给玩坏了,大野智有点心疼。
“真厉害啊,营养师什么的,会做很多食物吧。”
“只是会搭配而已啦,不过料理我也的确挺拿手。”看了看浮标,还没有下沉的迹象。
“其实…我这段时间有意向找个营养师来着。”樱井翔偷偷瞄着松本润的表情,“因为工作的缘故我作息很不正常,身体一直不太舒服还有些虚弱,医生建议我找个营养师调理一下饮食。”撒了个小小的慌。
“那,你看我如何樱井桑?”松本润的眼睛都放亮了,一副“我我我,快选我的”可爱模样。
“当然,乐意至极。”

二宫和也把手里的鱼竿彻底分成了两截。
自家的弟弟要被拐走了,大野智要买新的渔具了。

【翔润】イマキヨさん。

*今清大叔梗。如果不知道这个梗请参考百度词条,或世界奇妙物语~
*润年少设定,就是当初那个喜欢粘着sho对他说很多很多话的坦诚不傲娇的润。
*ooc有。本来想写长篇,但是还是先试着写了短篇,所以有很多交代不清楚情节不是很流畅的地方。如果有gn喜欢,会把中间发生的感情线时间线以长篇的形式写下来。
*求评论啦谢谢gn们❤️💜

——————————————————————


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家里突然多出来了一个未知生物,说是未知生物是因为樱井翔也不知道该怎样定义他的存在。

老早就听说过这个乡下的小地方有一些奇怪的传闻,本来以为就是小市民们茶余饭后的谈资,但是当真真正正发生在自己身上时才不得不正视起这个问题。
“那个…”
门口刚换完鞋进来的樱井翔,看着站在厨房里忙里忙外的“今清大叔”。
“sho桑你回来了!”为什么今清大叔要加上引号呢,因为眼前的这个家伙根本就不能说是大叔。樱井翔无奈的放下手里的公文包,盘腿坐在桌炉前认真的观察起他。

回想起今清大叔来的第一天,客厅里两个人像两尊雕像面对面的坐着。
“说好的是个大叔呢。”
“说好的带来幸福呢。”
“喂,你到底会不会讲话。”
由于失恋积攒的情绪不断的发泄出来,樱井翔朝着眼前的人不断地大吼。生气了就开始摔着房间里的东西,被弄得一团糟后颓废的坐了下来。
“我的名字是松本润。”
“诶?”
“MA TSU MO TO,”他随手拿过桌上的纸和笔写下了自己的名字,“JUN!”写完后像个小傻子一样笑得一脸灿烂。
“呐你的名字是樱井翔对吧,是那个有名的主播没事儿还唱唱rap的对吧对吧!”根本不顾及对方刚刚失恋的痛苦,完全像个孩子一般的对着樱井翔犯花痴。
“我啊是刚刚上任的今清大叔哦,说是大叔但是你一看我就知道我不是大叔啦,人手不够就找我来凑数了。对啦对啦sho桑知道对待我的条约吗?一不能赶我走,二不能伤害我………”
“停停停!”只要张开嘴就没完没了的松本润,主播立刻制止了他,“这些…我都知道的…你只要安安静静地,我不会自讨麻烦…”
“嗯!那么今后就请多指教啦!”

以上就是两人最初见面的情景。
那之后樱井翔问过很多人,今清大叔是什么样的。回答无一不是中年大叔带着耳机穿着深色的斗篷,没有话像幽灵一样天天跟着你。听完后樱井翔默默的转头看了一眼突然出现在身旁的松本润,这个人怎么看都不是这些人说的样子。哪有大叔长得这么好看,眼睫毛那么长那么密简直是个睫毛怪。
“多老土啦,现在是二十一世纪啊,不是今清大叔啦已经是美少年的天下了!”这个人倒也是不谦虚,夸赞着自己的美貌。

将思绪从这个人身上引回来的是香香的饭菜味道,松本润端着刚刚做好的晚饭从厨房走了出来。
“在发呆?快点吃吧,刚刚做好的。我每天可不不是只知道在家里坐着或者偷偷去找你,有在好好学习料理。”笑着也盘腿坐了下来。
“嗯,得亏你不吃东西不然这一盘子可不够我的。”像只仓鼠一样快速地进食。长时间大量的工作经常让他感到劳累,以前总是作息不规律,吃饭吃不好休息也不足。自从松本润来到这个家后,樱井翔比交了女朋友还要春光满面,曾经有着尖下巴的脸庞也开始变得圆润起来。
“今天工作怎么样。我啊在闲时去二宫家串了串门,那个人啊根本没有给相叶带来好运诶。大野桑都有些生气了说他只知道窝在家里玩游戏,虽说是这样可是相叶桑对他很好呢什么都惯着他。”樱井翔知道这个大叔又在埋怨他了,“sho桑你整天工作不会照顾自己就不说了,我给你带来好运不是让你加大工作量。你这样迟早会累垮的。”向后躺下,松本润看着天花板。
“已经两年了,我来到这里已经两年了。你真的没有赶我走伤害我或者提搬家,可是到了时限你不赶我走我也要走了…”
“什么?”本来一直充当听话人的樱井翔猛的抬起来扎在饭碗里的脑袋,“你要走了?”
“对啊,我给你带来的好运已经够多了。除了工作外,前女友复合的邀请,优秀女孩对你的爱慕,除去你不接受,我还有什么可给你的?”百无聊赖的抓抓自己乱毛毛的头发。
他沉默了。没错,松本润的确给了自己很多。心仪工作的面试异常顺利,前女友多次找他来复合,工作上也有很多优秀的女人追求他。按说樱井翔没什么好要求的了,在这个年龄下一步就是组建家庭,安安稳稳的过完这一辈子。
可是他总觉得心里有一块儿空空的,这导致他不想接受任何女人的示好。早该换个大一点的房子却也因为今清大叔的介入放弃了念头。当初从东京来这里不就是为了能有一块儿地,过着轻松悠闲的日子吗?现在看来这一切都事与愿违,反而是自己更加坦荡的接受了松本润的存在以及他会一直陪在他身边的事实。
“这种感觉不太对。”樱井翔放下手中的碗筷,低头看向说完话后累的睡着了的松本润。他坐在地上纵观不大的却被今清大叔整理干净的房屋,嘴里嚼着从一开始食如嚼蜡到现在色香俱全的饭菜。这一切似乎都是他重新开始生活的绊脚石,因为他发现他好像离不开了。
“是…like?还是…love?”一遍遍的审问自己,这个答案就在嘴边却说不出来。
樱井翔转身回了屋给松本润拿了一床被子,轻轻地为他盖上。看着稍稍嘟起的嘴唇,和嘴角的那颗痣,他慢慢俯下身去在那个人的唇上印下一吻。
“嗯,是love。”

第二天一早松本润发现自己竟然在樱井翔家的地板上睡着了,桌子上还摆放着昨晚吃完没有收拾的碗筷,身上盖着厚厚的被子给他保暖。左右巡视房间,已经找不到那个人的身影,松本润认命的伸伸懒腰起床叠了叠被子就开始收拾碗筷。
“啪。”是门开关的声音,正刷着碗的松本润开心的放下没做完的活儿跑去迎接他。
“sho桑怎么现在回来…”话还没说完就听到了樱井翔怒吼的声音,“你怎么还在这里!快点给我滚出去!”
“突然,这是…怎么了?”
“滚!我不想看到你!”说完就把他向门口推去,话语里感受不到一丝感情,松本润像只提线木偶被轰到了门外。
关上门后再次转身,樱井翔就看到了三名一模一样的松本润。长长的刘海盖住了好看的眼睛,昨晚刚刚亲吻过的嘴唇被主人紧紧的咬着。本来因为轰出家门只会增加一名今清大叔,但是这种行为又间接的伤害了他而直接增加到了三名。
“为什么。”
“别问了,没用的。我过了这个星期就要搬家了,搬到一个大房子里,那里就不会再有你了。”随手扔掉脱下的西装外套,大力的扯开了领带。

第三,不要在今清大叔面前提搬家的事情,否则他将一辈子跟着你。

“我不会离开你了,这是你自作自受。”松本润抓紧手里的围裙,气的发抖着说道。
“你违反规定了樱井翔。我原本以为你是个老实的人,这两年了我帮了你不少忙。”他顿了顿,“昨天晚上,我没有睡着。我以为那是真的,看来是我想错了。一直以来崇拜的樱井翔,原来只是个人渣。”轻蔑的笑了笑,一脚踢开了身旁昨晚樱井翔给他盖上的被子。
他没有松本润想象中的动摇,本来想甩给他一巴掌,却被这个人扯住手臂大力的拽进了怀里。
“我想亲口听你说,”伏在他耳边,“半年前,我喝多后你对我说的那番话。你对我的感情,到底是like还是love。”
松本润那一瞬间被这句话惹红了脸颊。
当时他以为樱井翔喝多了。坐在他身旁帮他更换掉一身酒臭的衣服,还把他抬到浴室里冲了冲身子。本来话就很多的松本润,看到喝晕的sho更是忍不住的将自己的心里话全部吐露出来。比如为什么会来到他家做他的今清大叔,又比如怎么在大野智面前求情让他多给你一些幸运。那晚的最后是一个拥抱,和一个缠绵的吻。说话说到兴头的他自然没有想到樱井翔早在他给他换衣服的时候就已经清醒很多,耐着性子听这个像小孩子一样的人说了那么多,好几次都要忍不住笑出来只好掐自己的大腿,最后的那个吻自然也是带着霸道的情绪在里面,他偷偷的咬了两口他的舌头然后在他看不见的空隙咧嘴一笑。即便是现在回想半年前的那个吻,樱井翔也还能记得当初松本润嘴里淡淡的糖果味。
“对不起…润,真的,很对不起。让你等了这么久。”
松本润睁大了双眼不可思议的听着那几个字从他嘴里蹦了出来。

永远记住第四,千万不要对今清大叔道歉,否则你将会成为下一个今清大叔。

“当然…是love。”
“太好了。”樱井翔放开怀里的松本润,“这样,今后的每一天,我都可以以这个方式在你身边陪着你了。”

“呐,你不会离开我的,对吧?”


🌸成为今清大叔后的小剧场🌲
二宫和也每天最大的兴趣就是看自家弟弟早上起床时半醒半不醒的样子,好几次他都可以冠冕堂皇地抱着他的小包子脸揉那么个一两下美其名曰叫他起床。但是这个小习惯被松本润带回来的樱井翔给破坏了。
这个樱井翔不仅以“润是我保护对象,我是被他变成今清大叔的”这个理由大言不惭的住进了松本润的房间,而且每天早上二宫和也偷摸的跑到润房间的行为也被早起的樱井翔完美的制止。小尖嗓不满意的朝他们的看护人大野智抱怨了整整两天,最后以大野智送他一个鱼型抱枕结束。
这之后二宫和也就养成了睡在相叶雅纪家不愿意回来的习惯,虽然相叶很高兴二宫可以在他家陪着他,但是他并不是很受的了这个人零度以下的气场。
这场闹剧的收场是以樱井翔忍痛割爱把松本润让给二宫和也一晚上,松本润乖乖的叫了一晚上“nino哥哥”结束。